我的“白岩”情结

推荐人:雷祥煌 来源: 原创 时间: 2021-06-07 11:01 阅读:

  白云生处,悬岩峭壁所在,就是“白岩”,是我驻村帮扶的地方。“白岩”位于榔坪镇沙地村,是沙地村最偏僻的角落。因为我有渔峡口、磨市、高家堰、龙舟坪等乡镇多个村的驻村帮扶经历,又负责全县基层卫生工作,踏遍了全县各个村的每个角落,了解各乡村的情况,积累了许多乡村工作的经验,所以在2015年确定干部结对贫困户时,我主动选择了这一片区。

白岩之巅有一条坑凹不平、又窄又陡的毛坯公路,十来户人家,仅两户不是建档立卡贫困户。第一次入户,同事开着越野车一路颠簸把我和村里安排的向导丢在公路尽头,直到问了附近的一户人家,才知道我联系的几个户都不通公路,得步行向山顶方向很远。陡峭崎岖的羊肠小道,还有好几处是悬崖边用伐木搭建的桥梁路面,走在上面胆战心惊。一路上只有断断续续的微弱手机信号,待我们找到深山里那几户人家时,我的大部分同事已经完成当天入户任务返程了。然而,最让我震惊的不是路途遥远与险阻,而是那几户人家贫困的景象,低矮的土坯房,墙体斑驳脱落,房顶长满杂草,墙壁随意挖个洞用塑料布蒙着就当窗户,室内用“家徒四壁”形容绝对无过,唯一的电器就是锈迹斑斑的电饭煲了。床铺上的棉被破烂不堪,有一个单身男人居然是用一堆破旧衣服当被子睡觉。五户人家,总人口12人,30岁以上未婚单身男人6人,病残者4人。那一刻,心酸油然而生,深感帮扶责任重大。当然这不是我联户的全部,这些年,所有集中行动、大型活动,我都主动请缨,到过全村所有贫困户家,一组的每个农户家我都熟悉,我自愿脱贫一户调整一户,沙地村一组有10个户在我联系期间脱贫,其中有6个贫困户从深山易地搬迁至交通条件方便的集中安置点,有5个因病致贫的家庭从贫困中走出。几年的驻村生活让我对“白岩”产生了深深的情结。

2018年寒冬,我为几家“亲戚”备了点过年物资,四驱皮卡绑了四幅防滑链还是没有爬上白岩,冰天雪地里,我背上背着背篓,怀里抱着未装下的物品,蹒跚在根本就没有路的树林里,凭经验沿着狗脚迹找到了他们的家。走访慰问结束,城市已是华灯初上,深山尽管是白雪覆盖大地,却根本找不到来时的路,越走越迷茫,最终在一片密林中迷失了方向,电话也没有信号,在盘旋好久之后,终于发现远处有一点微弱的灯光,想必那肯定是一户人家,朝着希望之光,连滚带爬,终于找到了公路,不知是汗水,还是雪水,浑身已经湿透,阵阵寒意和饥饿感也开始袭来。

白岩,那里有我鲜血的记忆。2020年,脱贫攻坚收官之年,我在沙地村经历了两次“流血事件”。因为水患,公路被毁,这次查看灾情,走访联系户我是绕道火烧坪,经资丘杨家桥“自天而降”去的白岩,然后一步一步用脚丈量着从山顶到山脚之路,雨过天晴,杂草丛生的路上到处是蚂蟥,这可是出名的“吸血鬼”,其实老乡已经提醒过我,让我注意防范,但最终没有幸免,我脱下裤子,在大腿上拔下已经被我鲜血胀成核桃大的蚂蟥后,是一夜止不住血的漫长折磨,裤子染红了几条,再然后是毒素发作,奇痒无比的煎熬。第二次是宜都干部交叉普查期间,我颈椎犯病,睡觉时要不断翻身调整睡姿,深夜不小心从驻村工作队的架子床上摔地,鼻子摔破,左侧眉骨骨折,全身多处挫伤,轻伤不下火线,在村卫生室简单处理一下,继续坚持完成了近半个月的带路入户任务,因为处理不及时,不够专业,居然“毁容”,导致刷脸识别屡遇不畅。“脱贫攻坚这么重大的历史事件,不留下点深刻印象和记忆怎么对得起我共产党员的身份”,家人和同事每每提起我几次受伤事件时,我总是这么轻描淡写而过。

白岩,那里有我的“亲人”,有我无尽的牵挂。向正群父子二人常年卧病,我利用自己多年工作积累下来的各项资源,联系专家,落实住院事宜,在健康扶贫政策保障下,经过榔坪、长阳、宜昌三级医院的治疗,病情得到有效控制。五保老人方能让患白内障,眼看就要双目失明,在我的安排下住进了县人民医院眼科,主任亲自为其手术,在充分享受健康扶贫政策后还为其争取减免部分费用,近七十岁的方爷爷又恢复了自理生活,他也是我最牵挂的人,每次入户都要为他买几盒眼药水,冬天带床被子,买点米。贫困户吴某,患心脏病多年,失去劳动能力,在我的劝说帮助下进行了手术治疗,如今可以下地做些农活了。贫困户何士久,儿子在外省结婚了,极少回来,每年的腊月,我主动担负起“儿子”回家看望老人的职责。贫困户沈某,儿子是一名退伍军人,现在省城上大学,夫妻二人在山上种些药材、辣椒,养一头母猪,几只肉猪,我也会定期去他家,除了密切关注他们的种养殖情况,还积极为他们的农产品和肉禽的出售拓展渠道。自愿贴钱请做蔬菜生意的同学亏本收购滞销的蔬菜。发动自己各地的朋友去购买他们的猪仔和成年肉猪。更是与老婆一起专程上山购买山鸡,作为公司福利发放。寒暑假期间又积极为沈家大学生寻找合适的实习岗位,锻炼其社会实践与工作能力,帮助解决食宿问题,为其争取实习补贴、劳动报酬,减轻经济压力。

方立成,父亲残疾,母亲年迈,到其住处需要上到山顶,走一段资丘那边的公路后再下山才能到达,种几亩薄田,养几只山羊。为帮助其抗旱,我为其化缘几百米水管,请人送入家门。冬天,为其添置木床与被子。为帮其发展蔬菜种植、山羊养殖产业,我亲自跑银行做工作,为其担保落实扶贫小额信款。2019年夏天,我听说村里一个五保老人突发疾病在县医院抢救,他的帮扶人又不在家,我赶紧跑医院了解病情,请前来关心照顾他的好心村民吃饭,但最终还是因为病情严重没有延续生命,我去结清了抢救费用,安排了车辆送其“回家”,当村书记说想办法给我钱时,我说“他无儿无女,一辈子就这样结束了,这个就作为我为他尽下孝好了!”多年的工作与经历,让我成了“白岩”的儿子。

几年的工作将我与“白岩”深深联系在一起,我成了很多贫困户电话中的“常用联系人”,也经常自诩为“扶贫百事通”,扶贫政策我都了然于胸,乡镇最边远的贫困户家中我都去过,沿途都有我流下的汗水与足迹。讲起我的脱贫攻坚故事,有说不完的话题,有充满泪水和心酸的无尽回忆,但更多的是看到一个个贫困家庭都从“一穷二白”过上了“衣食无忧”生活的无比欣慰,是看到“白岩”一步步变好的骄傲。

美文网微信号:mw748219,鼠标移到这里,一键关注。

觉得这篇文章不错就点个赞

已有 人点赞

本页面《我的“白岩”情结》的转载信息

本页标题:我的“白岩”情结
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mundoemgraca.com/meiwen/14096.html

转载请以链接标题或地址的形式注明出处,谢谢!

美文网 欢迎你再次来访!

发表评论

点击刷新

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,用户的评论需要经本站审核才能显示出来!

点点更健康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